重要的是对于老字号品牌形象的维护

2020-06-21 15:03

针对如何破解老字号维权难的情况,赖阳建议,“政府管理部门可以鼓励第三方法律中介代理参与维权,如果成功的话多收取服务费,即使维权不成功,企业也不会有太大负担。这样的话,老字号维权的积极性也更高一些”。

免责声明:

对于维权的必要性,张锠曾说,维权并不是为了自己,更多的是为了一门手艺、一个品牌的长久发展。在业内人士看来,老字号品牌和形象是无形资产,品牌本身也是对市场、对消费者的一种承诺,赔偿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对于老字号品牌形象的维护。

一家老字号企业负责人告诉北京商报记者,早就知道市场上有些山寨店,甚至还路过假冒门店好几回。但因平时工作太忙无暇顾及,就算时间允许,但一想到要花钱、花精力也就觉得没必要,最后也就不了了之。

王致和维权案例是业内早期知名案例之一,1992年北京市王致和腐乳厂发现北京市顺义纸盒腐乳厂有侵犯“王致和”商标使用权的行为,最终法院判决顺义纸盒腐乳厂向北京市王致和腐乳厂交付赔偿金1元整,而这起诉讼长达625天。此外,天津“泥人张”第四代传人张锠此前为维护对“泥人张”名称享有的专有权经历了为期七年的官司,法院判决侵权方停止使用“泥人张”作为产品名称和企业名称,并赔偿张锠诉讼支出的合理费用1万元。

尽管不少老字号表态坚决维护,但北京商业经济学会秘书长赖阳坦言,国内外这种司法周期都比较长,所以遭遇这类侵权通过司法维权的成本确实挺高。“仅仅靠老字号有限的资源本就难以应付众多的侵权,再加上维权成本高,最终导致恶性循环。”中国食品产业评论员朱丹蓬也对老字号商标维权提出了自己的观点。“从各地方情况来说,部分地区涉及地方保护主义,这增大了维权难度。从大环境来看,商标法和老字号保护工作也有较大的提升空间。”

但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并不如人愿,一审认定山东庆丰公司未构成侵权及不正当竞争,后山东省最高人民法院二审维持一审判决。近日最高人民法院给出再审判决,尽管胜诉,但判赔金额依然令人唏嘘。业内人士指出,即便是执行判决,是否能够真正有效消除影响还很难说,5万元的赔偿甚至都不一定能够覆盖相关的经济支出,更不用说这么长周期消耗的时间成本和相关人力成本。

公开资料显示,2013年有济南的投资者打算加盟北京庆丰包子铺,在工商部门注册时发现济南已经有一家以“庆丰”命名的餐饮公司,庆丰包子铺在得知情况后与这家公司进行联系,交涉无果之后庆丰包子铺以商标侵权向济南中级人民法院起诉山东庆丰公司。据报道,山东庆丰公司在经营当中突出使用“庆丰”这一商号,同样作为餐饮企业涉嫌构成商标侵权。庆丰包子铺则认为山东庆丰这些行为使得消费者产生了混淆误认,侵犯了自身的商标专用权并构成不正当竞争,在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庆丰餐饮提起诉讼,要求庆丰餐饮停止侵权行为、发布声明消除影响并赔偿经济损失50万元及合理支出9万元。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